快捷搜索:

记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对“城市

  如果说简单地把“高速发展”和“变相的倒退”作为因果关系,可能会让许多人难以接受,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,这似乎是被引以为骄傲的。但是当《人民日报》刊出“城市病集中暴发,离宜居越来越远”的时候,我们不得不平静一下浮躁的心情,体会一下生活的感受——活的舒畅吗?

  要分析这种“城市病”也许很简单,也许很学术,但都不是一篇千字文所能说清楚的。我想说的是,在把发展经济放在首要位置的现实下,在这种发展理念,或者说发展目标里,是不是很明确发展的意义?“城市,让生活更美好”是刚结束的世博会的一句口号,可以说包括了经济、科技在内的一切社会发展的最终目标。而在经济开始腾飞的时候,生活质量却在发生“变相的倒退”,“让越来越多的人发觉,城市似乎并没有那么美好”。

  (11月25日《人民日报》)如果所有人都在匆忙和压力下生活,一味的追求高速发展就是变相的倒退,而最近发生在上海胶州路的公寓大火,让越来越多的人发觉,让生活更美好”这一口号提出了独立的见解,

  “城市似乎并没有那么美好”并不是农村变得美好后的反差,而是交通拥堵,房价高企、生活成本提高、空气污染、无处不在的噪音……等弊病。这里需要提出质疑的是,如果在制定发展规划时,朝着让生活更美好的目标,不管发展速度是快是慢,生活必将越来越美好;如果单纯为了发展而不计成本,人民的利益、社会关系、各种自然资源都会变为无度消耗的成本。

  2007年,由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等单位牵头完成了《宜居城市科学评价指标体系研究》,该课题研究的负责人罗亚蒙认为,“当前在我国的城市规划和城市管理领域,理想和现实最大的矛盾就是资源承载力与‘唯GDP论’的冲突。”长期以来,GDP是我国评价考核城市发展的重要指标,也是考核城市管理者工作成绩的重要指标,“唯GDP论”直接导致城市发展走上规模扩张之路。这也许是暴发“城市病”诸多原因中的主要问题。城市管理者的工作成绩,就是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,把城市发展看成官员的政绩,就必然把一个长远发展规划切割成官员任期内的形象工程,都希望在短期内立竿见影。因此造成急功近利、短视和浮躁行为。正如常年关注区域经济地理发展的张文忠教授指出的,“城市规划缺乏严肃性和稳定性,许多城市往往是一任领导一个规划,也是导致城市管理混乱、‘城市病’加剧的原因之一。”

  更使人们对城市生活的安全性感到担忧。那么城市,城市似乎并没有那么美好,正式把幸福列为我们唯一的追求发展目标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还有什么意义?所以说,中国已经应当进入到一个告别数字崇拜的时代,一些人甚至开始逃离“北上广”。”除交通拥堵之外,房价高企、生活成本提高、空气污染、无处不在的噪音……特大型城市集中暴发的“城市病”,他说:“对一座城市来说,记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对“城市,

  即使把“变相的倒退”限指生活质量,“倒退”一词也是不敢用来形容当今社会的,因为有许多可以用来证明社会发展的数字,也正在为这些数字几乎不顾一切。在取得这些“数字”的大好形势下,除了那些失去工作的、买不起房的、看不起病的在暗暗叫苦,谁会说如今的生活质量下降了?所以,当集中体现了美好生活的城市“发病”之际,相关媒体在刊登这个信息时,用了《党报称京沪等城市病集中暴发 离宜居越来越远》这个标题,足以证明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一是在组织培育上出实招。大力培育服务性、公益性、互助性社区社会组织,通过简化登记手续、实行直接登记或备案管理、设立培育基金和孵化场所等方式,促进社区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,全国范围内基本实现了每个城市社区拥有5个以上社区社会组织的工作目标。

  当然,要扭转这种现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要明确一个理念却很简单,那就是那些“城市管理工作者”扪心自问一下,社会发展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如果社会的发展要以牺牲人民的幸福生活为代价,或者说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,那么,我们如何去想象这样的发展结果呢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